351110364焦点图焦点图/enpproperty-->

图①:俄军PAPV激光反狙击探测系统;

图②:土耳其TRV/SD500反狙击装置(局部);

图③:法国SLD-400激光反狙击探测系统(局部)。 资料图片

战斗间隙,山谷静谧。战壕里,有人在修补工事,有人忙着补充弹药。突然一声枪响,有人中枪倒下。“有狙击手!”随着一声喊叫,众人顿时卧倒在地。而在远处山坡上的岩石背后,狙击手压低身姿,轻手轻脚,像风一样地离开。

长期以来,陆战场上的狙击手无疑是“谜”一样的存在。在目标不知不觉间完成瞄准,干净利落地完成狙杀,不为人所知地全身而退。

但现在,笼罩在狙击手身上的“谜雾”正一点点地被驱散。各种对狙击手进行反制的手法越来越多,反狙击探测装备应运而生。

那么,反狙击探测装备怎样完成对狙击手的“捕捉”?它们都有哪些种类?反制效果如何?请看相关解读——

借助“无孔不入”般的渗透能力、“物我同化”般的潜伏技巧、“电光石火”般的致命一击,狙击手被称作“战地幽灵”。

长期以来,狙击手一旦现身战场,就会给双方步兵的心理带来很大波动。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通过对车辆油箱、直升机旋翼、光电观测器、弹药库、油库等射击,来摧毁关键目标或达成战术目的。二战中,苏军培养了大量狙击手投入战场,使德军部队产生很大程度上的心理恐慌。北美独立战争中,北美“大陆军”的一名狙击手墨菲在萨拉托加战役中击毙了率队侦察的英军将领西蒙·弗雷瑟,导致英军的突围计划破产,萨拉托加战役由此成为北美独立战争的转折点。狙击手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如何反制对手的“战地幽灵”?各国在研究反狙击招数的同时也在研制反狙击装备,其中就有类似“幽灵标记器”的装置——反狙击探测装备。

“幽灵标记器”是一些电子游戏中的装置。一旦玩家拥有该装置,就可以让幽灵显形,标定它的所在,进而抓住这些幽灵并为“我”所用。当前战场上出现的反狙击探测装备,功能与“幽灵标记器”的作用异曲同工,也是为了“标定”狙击手这些“战地幽灵”的位置。

研制各种反狙击探测装备的目的相同,达成目的的方法与途径则有一定差别。目前,这些探测装备主要通过探测狙击手所使用枪械的物理特征来“框定”狙击手,并非直接探测狙击手本身。与此相关的枪械物理特征主要有3种:声波、红外特征与光线。

土耳其近期推出的TRV/SD500反狙击装置属于声波反狙击探测系统,这种单兵便携式探测装备可部分整合在头盔上,也可佩戴在肩头。它最明显的特征是集成了数个麦克风传感器。由于子弹出膛时的冲击信号和超音速飞行形成的激波信号到达麦克风阵列的时间不同,借助配套的探测装置,就可以对这种时间差进行解算,大致确定射击枪械的所在位置,为下一步采取反制措施提供依据。

和土耳其的TRV/SD500反狙击装置侧重于单兵使用不同,俄军的COBA声波反狙击探测系统采用车载方式。从人携到车载,变化的不仅是承载方式,还有麦克风阵列的数量与灵敏度,以及相关配套设施的解算速度与精度。因为有更聪明灵活的“大脑”,COBA声波反狙击探测系统的探测距离更远,可以在更短时间内实现对更多目标的锁定。

美军也有装备在斯特赖克装甲车和“悍马”车上的声波反狙击探测仪,据说该探测仪在枪响后10秒左右就可锁定狙击手的位置。

但是,声波反狙击探测装备普遍存在一个弊端:受地形、距离因素影响较大,定位精度常因此大打折扣。

红外反狙击探测装备,则抓住了狙击手开枪后光强和热量突变这个“软肋”。其发挥作用的过程是:通过用红外相机捕获对手狙击枪口所产生的闪光与热量变化,以及子弹在高速飞行时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热能变化,运用计算机处理相关数据就可推算出狙击手的位置。美制“蝰蛇”定向式反狙击系统就是如此,它由红外摄像机、计算机、惯性传感器和显示器组成。和声波反狙击探测装备相比,红外反狙击探测装备在定位距离和精度方面有明显提升,甚至还可判断出敌方狙击手依托的是何种遮蔽物。但这类反狙击探测装备也有弊端,那就是相机镜头要朝向狙击手,才能发挥作用。碰到 “不按套路出牌”的一些狙击手,比如他突然出现在身后,开枪后立即大距离位移,那红外反狙击探测装备就“爱莫能助”了。

无论是声波反狙击探测装备还是红外反狙击探测装备,从本质上讲,是对方狙击手完成致命一击后的“亡羊补牢”之举,无法挽回已有的损失。要避免这种损失,就必须提前探测到敌狙击手的存在并先发制敌。于是,激光反狙击探测装备应运而生。

激光反狙击探测装备通常由红外半导体激光照射器、护眼激光测距仪、摄像机和全球定位系统组成。作战时,用激光照射器向敌方或可能存在狙击手的位置扫描,瞄准镜因反射激光能力强于背景物,便有可能因此“显形”。被摄像机记录后,叠加卫星地图等情报,就能定位狙击手位置。法国的SLD-400激光反狙击探测系统,经受过维和行动的检验。俄军则装备了相同原理的PAPV激光反狙击探测系统。

但激光反狙击探测装备的短板也很明显,在激光照射过程中,其他易反光物体也会被记录,因而容易受到敌方的干扰与欺骗。

声波、红外、激光3种反狙击探测方式各有利弊,但也有效改变了“战地幽灵”主宰局部战场的“一边倒”局面。狙击手被迫采取新战术,例如优先摧毁反狙击探测系统的致盲战法,或是用假目标干扰等方式来进行反制。

与此同时,反狙击探测装备的创新与改进仍在继续。随着无人机应用增多与光电、红外探测技术的成熟,一些国家的设计人员开始把目光投向新领域——利用无人机空中优势,直接探测狙击手本身。这意味着,新的“幽灵标记器”正在出现,狙击与反狙击装备将展开新一轮的相灭相生。

(供图:阳 明)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