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10342焦点图焦点图/enpproperty-->

话题② 从发射营看精确作战

春风拂过发射场坪,导弹在蓝天和骄阳下徐徐起竖。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二营瞄准号手郗文豪瞪大了眼睛……

在这场演练中,摆在郗文豪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在允许的偏差范围内,快速操作导弹瞄准,为发射单元后续操作争取时间;二是精细调整瞄准设备,尽可能获取最精准的数据。

没有犹豫,郗文豪果断选择了后者。不久前,旅里组织“金牌发射架”比武,同样的练兵情形下,郗文豪选择了前者。

本以为是“战场最优解”,不料复盘讲评时,郗文豪被营长江俊鹏点名批评:“时间赶得上,我们就要尽全力测得最精准的数据。时间赶不及,我们要思考的,也该是如何弥补能力短板,而不是降低标准,屈就‘误差允许范围内’。”

郗文豪明白,营长是在引导大家树牢精细操作、精准指挥、精确作战理念。

追求“精确”,源于对信息化战争的深刻理解。他们在研究战例中懂得,未来战争,必然是精确作战,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概略瞄准、粗放筹划,不然难逃“苦涩的败仗”。

追求“精确”,更源于他们对手中武器的熟练掌握。导弹要在未来战场“精准点穴”,离不开每块部件的精密运转、每名官兵的精准操作。作为大国“剑手”,尽管岗位、号位、战位有所不同,但精确意识必须扎入“脑中的深海”,化进练兵备战的一招一式。

“静卧咱是倚天剑,出鞘咱是撒手锏……”在火箭军部队,传唱着一首军歌——《有咱就有发言权》。从武器性质来理解,他们对精确作战似乎也最有发言权。

“大国剑手”的词典里没有“差不多”

——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二营锤炼精确作战本领新闻观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邓东睿

夜间突击。孙 波摄

“精确作战”不是打起仗来才有的名词,它早已蕴藏在平时的练兵备战中

傍晚时分,月亮攀上枝头。

深山密林中,“地下龙宫”里,火箭军某导弹旅一处重要的值班点位,在灯光的照耀下依旧明亮。

值班,官兵需要随时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战备状态。无法预知“号令”何时传来,可一旦传来,他们必须像紧绷于弦上的利箭,随时射出去。

历经一轮战备演练,蛰伏于此的发射二营官兵,以作战编组围成一个个圆圈,就如何缩短战备反应时间等话题,展开新一轮“头脑风暴”。

营长江俊鹏介绍说,随着形势任务变化,发射营被赋予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没有上级指挥所伴随的情况下,独立执行战备任务。“没了机关的近距离指导,却要反应迅速、稳准可靠,这意味着我们在基础环节就要确立不差分毫的精确理念和习惯。”

来到一辆发射车前,导弹号手卢东海和战友们正拿着测试仪表,详细记录着各种数据。

“我们在按照导弹武器检查要求,为钢铁伙计们‘体检’呢!”反复测量核准数据后,卢东海把数据上传至营指挥车。

复核完这些数据,江俊鹏告诉记者:“导弹是高度精密的信息化武器,任何一项测试、发射数据‘差之毫厘’,都可能导致战场‘谬以千里’。尽管检查、测试工作繁琐,而且高度重复,但我们从不感到厌烦,更不敢马虎。”

严谨、细致、认真……与值班的发射二营官兵近距离接触,这些词汇在记者脑海一一浮现。

一位哲人说,水的清澈,并非因为它不含杂质,而是在于懂得沉淀。长期待在密闭的待战空间里,官兵非但没有因焦虑而粗心大意,反倒像“沉淀了杂质的水”般澄澈,这让记者心生敬佩。

“嘟——熄灯!”在“地下龙宫”里,夜晚响起的熄灯哨,标志着黑夜的真正到来。

跟随江俊鹏查铺,记者俯身往官兵床下望去,发现官兵作战靴的摆放别有一番讲究:上铺在左、头朝外,下铺在右、头朝内。

江俊鹏说,不只是作战靴,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有实战的考量,是官兵们思考“精确作战”后总结、改进出来的小细节,目的就是提升战备效率。

夜深了。查完铺,江俊鹏裹紧大衣,又回到营指挥车。每天睡前,他一定要对战备预案进行核准。在这名营指挥员眼里,打仗之事莫过于细,大国“剑手”的词典里没有“差不多”。

“精确作战”不是打起仗来才有的名词,它早已蕴藏在平时的练兵备战中。

虽然采访时间不长,但记者从他们的备战细节中,深深感到了他们对“精确作战”的理解:战争不是从“枪声响起那一刻”开始,“精确作战”应从“精确备战”开始,“时刻准备”才能“不经准备”。

导弹发射是一种“工程图式”作战,越是流程化,越要练精每一招

警报响起,官兵们几乎同时穿戴好战斗装具,奔向一辆辆导弹战车。一时间,巨大的轰鸣声在密闭空间里翻腾、交织,给人一种“心脏要从胸膛跳出”的感觉。

暗夜中,一辆辆发射车背负大国长剑在山路间蜿蜒前进,精准驶过每一个狭窄弯道。

兵车转进中,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每经过一个路段、完成一个作战节点,江俊鹏都会将各发射单元的重要监测数据,抄录到作战图板上。江俊鹏告诉记者,历经多次战备拉动,许多数据以及各类情况处置他早已烂熟于心,可每次演练他仍会记录这些数据,为的是对整个作战流程有更精确的把控。

有位营长认为,导弹发射是一种“工程图式”作战,营一级的作用就是将上级的作战命令精准传达给发射单元,而且在战术层面,翻来覆去就是“练几招”。江俊鹏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越是“工程图式”作战,越要求每个环节的决策、执行,都要精准、细微,不容有失。

一次复盘,江俊鹏对“减员操作”这个训练课目进行讲评。前期演练中,某发射单元遭“敌”袭击后,几名重要操作号手“阵亡”。然而,由于营里编配力量时,没有考虑到号手备份这一问题,致使该单元不得不展开“减员操作”。江俊鹏复盘时反思,这是营指挥员考虑战局不够精准埋下的隐患。

跟着江俊鹏脚步,记者前往发射阵地,观察官兵的指挥与操作。某发射阵地上,指挥长李嘉伟只吹了一次哨,便与司机赵永辉精准配合,让发射车在夜色下精确占领阵地。

其实,发射车占领阵地有几厘米误差,并非不可接受。这部分误差也会被系统修正。然而在训练中,他们从不允许这样的误差出现。李嘉伟告诉记者:“我们坚信把每个环节都做到一丝不差,导弹更能精准命中。”

“发射程序故障!”说话间,导调组下发“特情”。只见车控号手李鹏飞报告完处置方案后,立即打开操作面板,展开一系列手动操作程序,让发射车精准“变形”。

展车、起竖、下放……记者发现,每个步骤,李鹏飞都做得十分精准。“在这种暗夜微光下,如此精准属实难得!”得到赞美,李鹏飞显得很平静:“这是我们车控号手的基本功,非要说有什么诀窍,我觉得就因为练得多。”

李鹏飞的从容,源于他们平常像工匠一样潜心苦练。导弹官兵每一次精准按下操作按钮、精准瞄准导弹,背后都有许多张烂熟于心的电路图、油路图、光路图作为支撑。他们为此付出的辛勤与汗水,可想而知。

承载着大国长剑的轴承缓缓转动,导弹不断变换身姿。月色下,这枚墨绿色的导弹泛着冷光,战斗仿佛一触即发。

“各号手注意,执行战斗发射流程!”发射窗口临近,接到营指挥所下达的命令,官兵们铆在各自号位上,进行最后的操作。不多时,熟悉的“点火”号令响起,官兵们又一次圆满完成发射任务。

准确无误的指挥与操作不等于“精确作战”,关键要让官兵具备作战思维

“请发射单元指挥长、各要素负责人,迅速到营指挥所集合!”待导弹战车陆续返回“地下龙宫”,广播里响起提示音。按照惯例,营长江俊鹏要带着大家就演练情况展开复盘讲评。

刚刚就坐,一份涵盖通信沟通情况、特情处置情况等要点的演练报告,摆在指挥员们面前。

从结果看,该营所有发射架全部准时“点火”,按说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轮到各单元指挥长发言,记者才感到他们有着更深的实战思考。

“我们发射单元虽然严格按照作战节点,精准占领阵地,精确完成点火,但在发射阵地遭‘敌’袭扰,号手‘阵亡’时,我们的处置并不合理。”发射单元指挥长穆景新分析认为:第一个问题,由于我们警戒力量布设不合理,导致号手“阵亡”时,没有相应的备份力量;第二个问题,在没有备份力量时,没想到先按照减员操作办法展开操作,耽搁了一些时间。

“我们没有考虑战场全局,当时阵地遭到‘化学袭击’时,只顾着自行处置,而没有同步将情况周知附近的发射单元,导致处于下风向的战友出现战斗减员,实属不该。”另一名单元指挥长张昭接过话茬。

“这是对发射演练更深层次的理解。”江俊鹏告诉记者,准确无误的指挥与操作不等同于“精确作战”,关键要让官兵具备作战思维。

为此,他们在修订方案、战法研究、复盘讲评时,都会让大家开放研讨,在一场场“头脑风暴”中,打通战位、号位之间的思维壁垒。

问题产生的原因、最佳的处置办法……复盘讲评结束,每一名单元指挥长都会将所听所获,按照这样的流程记录下来。单元内的复盘讲评,他们把这些问题抛给操作号手们,让他们换位思考:如果你是指挥员,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处置?

那天采访时,记者抬头看到挂在“地下龙宫”墙壁上的横幅:枕着敌情睡觉,时刻准备打仗。记者感到,他们整天说着“精确”“精准”,不仅来源于他们对武器装备、作战性质的理解,更来源于他们对军人使命的深刻认知。

“我们还要加大训练难度,不断提升官兵精确作战的思维和能力。”江俊鹏告诉记者,今后,他们将在演训中增加影响官兵精准指挥、精确操作的难题险关,让官兵通过紧扣心弦的战局,和大国长剑一同擦亮锋芒。

制胜之要在于精准

■邓东睿

从近些年世界上几场局部战争看,各类精确制导武器悉数登场,“点穴式”“斩首式”等精确作战样式成为战场主角,“发现即摧毁”特征愈发显著。

“一剑封喉”之要在于精准。海湾战争中,美军最大的一次伤亡是1991年2月25日,在沙特的宰赫兰兵营被“飞毛腿”导弹击中,死28人,伤98人。原因是“爱国者”导弹软件系统100小时运行造成0.3433秒的误差累计,导致导弹发生687米距离偏差,没有拦截到伊军的“飞毛腿”。由此可见,在现代战争中“差之毫厘”,足以导致“谬以千里”。

当前,加速建设高精度定位系统,研制更加精确的制导武器,已成为世界各军事强国的共识。据专家测算,就杀伤效果而言,每门炮、每枚导弹的定位精度每提高1倍,相当于增加了7倍当量;定位精度每提高2倍,相当于增加了26倍当量。

纵观战争之变,战略决策、战役指挥、战术行动高度一体,小规模精确作战特征明显,以基本作战单元为模块进行灵活编组、实施快速精确打击,有利于迅速达成有限战役战术目的。这启示我们,基于联合作战体系思想,构建意识更精准、反应更迅捷的营作战单元,对未来决胜战场具有极端重要性。

发射营是火箭军部队重要的作战单元,在作战流程中,需及时接受上级作战命令,合理指挥完成导弹发射任务,在灵活编配战场力量、抗压实施火力打击等方面,具有很强的灵活自主性。简而言之,就是要把一定编成内独立运行的作战力量、作战要素整合起来,相互弥补、发挥优长,实现要素功能的增强、整体精确作战能力的提升。

“要让时针走得准,必须控制好秒针的运行。”精确作战,既在作战实施阶段也在作战准备阶段,既靠武器装备更靠人员素质。我们要让精准思维走在战争之前,在作战准备阶段,解决训练粗放低效,训练决策凭经验、拍脑袋、靠感觉,备战方案笼而统之、重定性轻定量等问题,加强精确作战意识,做到每一场训练、每一次备战精准谋划、精确部署、精准落实,确保胜于未来战场。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