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10299军史军史/enpproperty-->

襄阳古城墙现貌。

1948年7月7日至16日,中原野战军第6纵队打破历史上“攻襄阳必先夺南山”的惯例,采取“乘隙捣虚、撇山攻城、重拳破城、分割围歼”等战法攻克襄阳,歼灭国民党军1.4万余人。此役的胜利,为我军建立渡江、入川的前进基地,同时切断了国民党军华中白崇禧集团与西北张治中集团之间的联系,堵死了国民党军从汉水流域南逃的退路。

乘隙捣虚,依山攻城。1948年6月中下旬,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联合发起豫东战役。为增援开封和挽救被我军围困的区寿年兵团,蒋介石急调胡琏、吴绍周兵团,由汝南、驻马店北进驰援豫东。汉水流域中段的襄阳、樊城等地,仅剩国民党第15绥靖区3个旅和部分保安团防守,力量相对薄弱。中原野战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于7月3日发起襄樊战役,当日就将襄阳地区的国民党部队全部逼退至襄阳城内及周围山地。

襄阳古城,北通关中、洛阳,南接沙市、宜昌,东连武汉,西扼川陕大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襄阳城东、城北、城西北三面有汉水环抱,城南、城西南诸山环绕,地形复杂、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仅城西有一条长约4千米的狭长走廊。襄阳守敌凭借天然障碍,结合工事构筑和兵力部署,形成了以汉水和外围高地为屏障,以城墙外壕为依托,以地堡、堑壕等坚固工事为骨干,以地雷、铁丝网、鹿砦等障碍物为补充的纵深梯次环形防御体系。

为防止国民党军在我军强大攻势下仓皇南逃,中原野战军和桐柏军区首长命令第6纵队司令员王近山统一指挥第6纵队、陕南第12旅、桐柏军区第3分区等力量,按照扫清外围、依山攻城的步骤攻克襄阳。王近山根据襄阳守敌防御特点,决定以并肩突击、勇猛冲击的战术手段,首先集中兵力火力沿大山头、虎头山向羊裕山方向发起主要攻击,而后主力从南门方向实施重点突破,歼灭襄阳守军。

7月7日夜,第6纵队向襄阳守敌外围发起攻击,第17旅先头部队旗开得胜,一举攻占城西万山,迫使守军弃山而逃。但襄阳外围守敌凭险据守,通过施放毒气、火力压制、障碍阻滞等方式,使我军各攻击部队伤亡较大、进展缓慢。

因势而变,“撇山攻城”。第6纵队指挥员在认真分析战场态势后,大胆决定打破历史上“攻襄阳必先夺南山”的惯例,采取猛虎掏心、避强击弱、钳击东关、佯攻城南的战术手段,实施“撇山攻城”作战,以避开城南外围高地,开辟城西走廊直接攻城。

7月7日至13日,第12旅和桐柏军区第3分区采取稳扎稳打的战法,先后控制城南凤凰山、铁帽山等阵地,有效牵制和迷惑城南守敌。第18旅冒着背水作战的危险,在桐柏军区第3分区部队的掩护下秘密直插城东,以突然猛烈的行动夺占东关护城堤,建立城东攻击出发阵地,并接应友邻第28旅渡过汉水。第17旅集中精锐力量采取梯次攻击、多方向直插、反复争夺等方式,从城西南高地与汉水之间的狭长走廊直接突击西门,相继攻克琵琶山、真武山、张家湾等城西防御支撑点,打通了城西走廊;随后,第17旅乘势向襄阳城西关发起攻击,先后攻占守敌铁佛寺、同济医院等城西阵地。至14日,襄阳守敌面对我军的东西夹击,不得不放弃城南诸山和樊城据点,撤兵收缩至襄阳城内,第6纵队不战而完全控制了襄阳南山。

声东击西,“重拳破城”。15日20时20分,攻城部队以炮火为先导,对襄阳城内守敌发起总攻。陕南第12旅、第28旅采取架设浮桥、佯动造势等方式,分别从城东北角、东南角发起助攻。国民党军第15绥靖区司令官康泽误以为我军从城东发起主攻,急调城内总预备队6000余人前往增援。

在城东部队配合下,第6纵队灵活采取集中兵力重点突破与分散兵力多点强击相结合的方式,集中纵队炮兵全力压制和破坏西门附近敌火力点和工事,迅速将城墙炸开一个缺口,作为攻城第一梯队的第17旅突击队乘机勇猛突入城内,依托逃敌城墙工事和阵地击退了城西守敌10余次反击,巩固并扩大了突破口,保障其主力部队快速突入城内。紧接着,第16旅在城西北角采取自选突击点的方式投入战斗,担负入城巷战的第18旅依托城南外高地乘机从南门登城。与此同时,城东的第12旅、第28旅亦相继越过城墙外壕,突破守敌城防体系进入城内。

分割围歼,清剿残敌。各部队采取多方向同时攻击、迂回包围、分路钳击等战法向襄阳守敌纵深发展进攻,4支攻城部队分别从城南、城东、城西、城西北四个方向与敌展开激烈巷战,各攻城部队灵活运用迫击炮平射、工兵爆破、步兵攻击等方式摧毁敌据点,以穿插、分割、包围等战术手段逐片逐区围歼顽抗之敌。战至16日6时,守敌大部被歼。国民党军第15绥靖区司令部及其特务营等数百人,被压缩至杨家祠堂敌司令部和钟鼓楼两处据点,残敌企图依托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负隅顽抗。

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攻势下和政治宣传喊话中,钟鼓楼据点企图顽抗之敌在抵抗无力、逃跑无望的情况下,不得不悉数缴械投降。16时,第6纵队第18旅、陕南第12旅在炮兵、工兵的协同支援下,向守敌最后据点——杨家祠堂敌司令部发起攻击,炸倒围墙,轰塌碉堡,各突击队相继冲进敌司令部。经30分钟激战,全歼守敌,俘获敌第15绥靖区司令官康泽、副司令官郭勋祺。至此,战役胜利结束。

襄阳攻坚战,用兵的独到之处在于反常用兵、以奇制胜,第6纵队指挥员并未拘泥于“先扫外围、再行攻城”的常规攻城战法,而是打破惯性思维和固有传统,因势求变,积极主动突破作战“瓶颈”,既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达到了攻城的突然性,又扬长避短、避强击弱、直击要害,避免了外围惨烈的消耗战,此役对未来城市作战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