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10296军属军属/enpproperty-->

我的哥哥,我的英雄

■王渊源口述 纵 恒 贾昊天整理

图①:2009年,王焯冉接妹妹从幼儿园回家,二人在父亲养鸡场外的合影。图②:2018年,刚转士官的王焯冉带领全班保养武器。图③:2017年,王焯冉参加连队体能小比武,拼尽全力为全班争荣誉。底图:王焯冉和战友们写下的家信。纵 恒提供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小屋里,微弱的灯光下,妈妈又在翻看哥哥的照片。

我的哥哥王焯冉牺牲已一年多。妈妈看照片时,爸爸和我在不远处看似静静地各忙各的,实则都在用心默默地陪伴着妈妈。

哥哥大我8岁。我懵懵懂懂刚记事时,爸爸开养殖场养鸡,妈妈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工厂上班。哥哥和小伙伴们玩卡片,我就蹲在他旁边,目不转睛盯着“战况”,暗暗为他加油,帮他收着“战利品”。哥哥和小伙伴们在小河里玩水,我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帮他们看衣服,哥哥也会捡回来一把色彩斑斓、形状各异的小石头送给我。在养殖场边上的小单间里,哥哥教我写字、画画,陪我看动画片,指导我写作业……在我的童年时光里,满满都是哥哥的温情与陪伴。

哥哥中专即将毕业前,一次聊天时告诉我,他有一个梦想,想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我昂起头不解地问他:“那你还能保护我吗?”哥哥微笑着点了点头,“我还可以保护更多人。”

哥哥去部队那天,我在学校上课。放学后,妈妈告诉我哥哥去部队了。我拿过妈妈的手机给哥哥发微信,许久没有收到回复。我又打电话,手机那端关机的提示音让我的情绪更加低落。妈妈安慰我,你哥哥周末才能打电话回家。我记下了妈妈说的话,每到周末就把手机铃声音量调到最大,等着哥哥打来电话。

第一次接到哥哥电话,我心情非常激动。在电话里,哥哥跟我们分享他的收获。我还向哥哥撒娇,抱怨在家里受到的“委屈”,想让哥哥帮我“撑腰”。还有一次通话,我说老家天冷了,学校的被子有点薄。没过几天,我就收到了哥哥寄来的一床厚被子。寒冷的冬夜,这床厚被子盖在身上,给我温暖、让我踏实。

时光缓缓流淌,哥哥在部队两年了。家里的墙上渐渐挂满了哥哥寄回的照片,还有两张荣誉证书。家里来人时,奶奶总忍不住向客人夸赞:“这孩子有出息!”我也会骄傲地告诉他们:“这是我哥哥!”

2019年元宵节,哥哥第一次休假回家。他到家前一晚,我兴奋得一整夜没睡着。元宵节一大早,我便嚷嚷着让爸妈带我去车站等哥哥。经过4个小时的等候,我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更瘦了、更黑了、也更高了。我飞奔过去,黏在哥哥身上。这时候,爸妈发现哥哥脱发严重。哥哥笑着说:“没事儿。”我似乎感受到了哥哥在高原上当兵的艰苦,但抬头看看他脸上阳光、憨厚的笑容,那种隐隐的心疼感也随之被冲散。

哥哥归队那天,我已开学上课,没能前去送他。2020年夏,就在我憧憬哥哥即将再休假回来时,哥哥却永远离开了我。

那天,结束期末考试的我狂奔出学校,可在约定好的地方等我的不是妈妈,而是姨妈。上车前,姨妈好像想对我说什么,但明显感觉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我拨通妈妈的电话,刚准备开口问问情况,妈妈在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只听爸爸的声音传来:“你哥牺牲了。”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发抖。姨妈一把将我抱住后,我才艰难地哭出了声。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向姨妈哭诉:“上次打电话时,哥哥还说下次探家回来给我烙发面饼子,给我剥花生瓜子吃的,我不相信……”我到家时,爸妈已经赶去哥哥所在部队。空荡荡的家里只有我自己。

两天后,当我在机场看到苍老了许多的爸爸和双眼红肿的妈妈时,我知道哥哥真的永远离开我们了。

当晚,妈妈给我看了从部队带回的哥哥的家书、请战书、决心书和入党申请书。我知道了哥哥在那刺骨冰河中,英勇战斗,救了战友。看着纸上因河水浸泡而有些褪色的字迹,我的身体也仿佛感受到了那刺骨冰寒。我开始理解妈妈为什么浑身颤抖,可嘴里还在说着,她为哥哥感到光荣。

在请战书上,哥哥写下:“如果能上战场杀敌,我愿站在排头……”我想起哥哥曾说,如果不去当兵,他会后悔一辈子。现在,他牺牲在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上,我相信他心里一定是欣慰和满足的。

“爸妈,儿子不孝,可能没法给你们养老送终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给你们当儿子,好好报答你们。”读着哥哥的家书,我的眼泪滴落在纸上。

如今,我努力学习,争取考出优异成绩让爸妈安心,可心中最渴望的还是想告诉哥哥这一切。回家推开房门,哥哥教我画的房子还在墙上挂着,床上叠着那床厚被子,玻璃柜里儿时的卡片一张没少、小石子依旧色彩斑斓……

时至今日,年迈的奶奶依然会坐在门前痴痴地望向远方。她经常重复我妈妈告诉她的话,不要想焯冉,军营里是有新任务需要他留下,所以才没有回家,任务完成后,他一定会回来的。乡亲们把哥哥当作全村的骄傲,社区民兵连也用了哥哥的名字命名。在奶奶面前,村里人更是不约而同隐瞒了哥哥牺牲的消息。

我的表哥盛冠杰去年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报考直招士官。离家前,他来探望我爸妈,说他要带着哥哥的遗志去保家卫国。学习之余,妈妈带着我加入了社区志愿者的行列,走进社区敬老院看望老人,走上街头宣传垃圾分类和科学防疫。当我学着关心更多人时,我相信哥哥一定很欣慰。

夜更深了,妈妈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照片,爸爸也回过神来。爸爸说,你哥哥是英雄,我们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妈妈说,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把哥哥的英雄遗志传承好。于我而言,哥哥虽然离开了我,但是那颗英雄的种子已经深深埋在了我心底。

恍然一梦,现在的我只想对哥哥说:“哥,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爸妈,照顾好这个家。”

责任编辑:杨凡凡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