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10282空军空军/enpproperty-->

还没来得及卸下行李,一下车我就直奔场务连——我的老单位。自从提干后离开连队,一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回“家”。

当徘徊与犹疑的心理不停在心中交织,我才明白了什么叫近“乡”情更怯。时隔一年,大家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忐忑、兴奋和期待的心情,使我的脚步甚至有些发颤。当我推开曾经宿舍的房门,一张张年轻又陌生的脸庞错愕地望向我,只见坐在正中间的中士刘天赐一个箭步冲上前来,结结实实给了我一拳,“小廖,你属猫的,怎么回来了都没个响儿?”我心里的惴惴不安瞬间放了下来,一幕幕往事也如电影画面般,在我的心里缓缓升起。

▲老班长王勇带领班员修补破损道面

我想起每一个清晨,迎着朝阳,伴着清风,我们的身影会准时出现在跑道上:扛着扫把,弓着身子,站成一排,双目环顾四周,大步往前,仔细地检查着跑道。这可不是个轻松活儿,必须心到、眼到、手到,零星的小石子、被风吹落的树叶、道缝处掉落的沥青块儿和斑驳的弹壳……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能发现什么“惊喜”。我们会把这些“战利品”分门别类地放到老班长王勇的“百宝箱”里,闲暇时,他总喜欢给我们讲述关于这些“战利品”的故事,常告诫我们上跑道时一定要细心,“战利品”越多,我们的飞机越安全!这条跑道,他扫了23年,坚守与奉献,早已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汗水,在跑道上挥洒,在晨光的辉映下,有了勋章的光泽。

▲场务连司机驾驶吹雪车吹除跑道积雪

▲场务连官兵扫除跑道积雪

我想起第一次扫雪时的情形。那会儿,我还是个新兵,正值大年初四上午,大家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氛围中,不料一场暴雪突然而至,席卷了整个机场。雪情就是命令,战斗已经打响。大家抄起雪橇、扛起扫把,不顾严寒直奔机场。分配好责任区域后,大家站成一排,雪橇相互挨着,人人弓着腰,使劲儿把雪往跑道外推。连里的吹雪车也来了,只见它开足马力,发出巨大的轰鸣,沿着跑道的方向,一次次循环往复,在白色的背景板上“刷出”跑道原有的颜色。分不清汗水还是雪水,大家的作训服都湿透了,换来的是“清雪大作战”的集体胜利。跑道上,我们这些头顶冒着热气的场务人,与远处整齐列阵的战鹰,构成了一幅动人的画面。那一幕深深刻在我的心底。

▲暴雪过后,驱鸟员用望远镜观察鸟情

我想起烈日当空的夏天,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驱鸟员刘天赐班长带着我从早上进场到晚上收班,一直坚守在外场,脸颊和双手被晒得黢黑。我常常听他说:“只要战鹰能安全起降,咱场务人黑点儿算啥?”无论寒冬抑或夏暑,白天还是黑夜,总能看到驱鸟班在机场忙碌的身影,坚守与奉献,是刘班长的工作信条,也是所有驱鸟员的日常写照。

场务连,是我军旅生涯的起点;场务情,刻印着坚守与奉献的底色。它像一粒种子,在我心里种下,几年的汗水浇灌,已让它破土而出,开出了看似平平无奇、但却顽强坚韧的精神之花。我想和我的班长们一样,脚踏实地,恪尽职守,默默奉献,守护蓝天,无论岗位有多么平凡,也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岗位闪光。怀着这样的理想,我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向前。在场务连的两年很短,转瞬即逝;但这两年也很长,毕竟在这里学到的东西,足够我受用终生。

▲消防班组织机场灭火演练

▲作者(左一)提干后,与战友在单位荣誉墙前拍照留念

去年年底,我们连再一次斩获“四铁”先进单位的荣誉,这也是连队连续第30年被评为先进。我骄傲,骄傲我是场务人;我与有荣焉,因为这份荣誉也铭刻着我的努力。

“双脚丈量着大地,双手托举着战鹰……”连歌响起,不知什么时候,大家已经集合了。和着铿锵的旋律,我不由自主地轻声哼唱。一刹那,我仿佛也在队列之中,跟着大家一块儿高唱着这首场务之歌。

图片作者:吴帅、曹福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